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张雅婷是某医学院大四的学生,她学的是口腔专业,如果她能顺利毕业那她将成为一名光荣的牙科医生了。临近毕业,学校组织学生们去各大医院实习。张雅婷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托关系在市医院参加实习。昨天她已经和市医院牙科的主任李虎见了个面,李虎是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从事牙科近三十年,在本市也比较有名,张雅婷初次见面还比较紧张,李虎倒是挺和蔼可亲的,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他询问了张雅婷几句后就让她第二天来医院正式实习。

第二天张雅婷很早就起床开始打扮自己。怎麽说这也是自己第一天去实习,要给医院的领导们留下一个好印象。张雅婷套上一件休閑的T 恤,下身穿上宝蓝色的牛仔裤和黄色的帆布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麽看怎麽像学生,她摇了摇头又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诶呀,真是太土了!」张雅婷嘟囔着又开始翻箱倒柜的找衣服。找了半天也没有一件满意的衣服。张雅婷坐在床上看着堆积如山的衣服不满的撅起小嘴。

「雅婷,快来吃饭!」

「不吃了!」张雅婷赌气的说。

不一会的功夫们开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身穿睡衣走了进来。来人是张雅婷的姐姐张雅丽,张雅丽比张雅婷大几岁,在市医院的妇産科上班,这次张雅婷能顺利到牙科实习就是张雅丽托的关系。

张雅丽看着床的衣服纳闷的问道:「雅婷,你这是乾嘛呢?」张雅婷撅着嘴说:「人家这不是去医院实习的第一天吗,想找件合适的衣服都找不到,真是气死我了。」

张雅丽笑了笑,她知道自己的妹妹虽然都二十二岁了,但是有时候跟小孩子一样,虽然她这次回来实习说自己马上毕业就是社会人了,是成年人了,可是有时候还是显得稚气未消。

张雅丽拍拍妹妹的肩膀说:「为这事你还生气啊,你不是说自己是成年人了吗,怎麽还耍小孩子脾气?」

「唉,老姐啊,人家这不是着急吧,我这可是实习的第一天,得给领导六个好印象不是,以后毕业了我还想到市医院去上班呢!」

看着张雅婷那副认真的样子,张雅丽莞尔一笑说:「快来吃饭,吃完饭到我屋里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的衣服。」

张雅婷一拍脑门说道:「对啊,我怎麽把老姐你忘了呢,我先去看看你的衣服再吃饭吧,要不心里不踏实。」说完,一溜烟的跑向张雅丽的房间。

张雅丽无奈的笑了笑,也跟着张雅婷来到自己的房间!

张雅婷把姐姐的衣服扔的满床都是,一件件的开始试衣服。终于张雅婷找到了一件自己满意的衣服,那是一套浅灰色的职业装。张雅婷换上职业装后一个漂亮的白领丽人呈现在张雅丽的眼前,张雅丽不禁眼前一亮,这套衣服确实很适合自己的妹妹,不过总感觉像是少了些什麽。

张雅丽看了看张雅婷脚上的拖鞋不禁恍然大悟,她在柜子里找出一条没有开封的黑色丝袜让张雅婷换上,又贡献出了自己的一双黑色的尖头高跟鞋。这样一来,张雅婷简直就是光彩夺人,一副成熟的都是女白领打扮。

张雅婷也对这身衣服很满意,她不停地在镜子前做出各种动作。张雅丽看着她的样子说:「雅婷啊,这身衣服你穿着确实不错,不过,我可不是打击你啊,你要去医院实习,可你穿的像是个女白领,这好像和你的身份不符吧?」

张雅婷却不以为意的说:「老姐啊,这你就不懂了吧,我穿成这样不是更显得正式吗,说明我也很重视这次的实习。」

张雅丽知道自己的妹妹认準的事情一般不会改变也就随她了。

两人吃过饭,一起打车去医院上班。

到了医院大厅,张雅丽细细的嘱咐了一番张雅婷,让她好好的工作,有什麽不懂的就问,她已经和牙科主任李虎打好招呼了。张雅婷有些不耐烦的告别了老姐,径直走向医院二楼的牙科。

张雅婷来到牙科办公室的时候还不到早晨八点,同事们都没有来上班,当然,贵为主任的李虎李主任也还没到,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医生在值班。张雅婷也不知道这个男医生叫什麽名字,只好沖她微微一笑,男医生看到张雅婷衣服标準的办公室女白领装不禁嘴巴张成了o 型,也不知道是惊讶的还是被张雅婷美貌好气质给征服了。

张雅婷本来对自己的容貌和身材都很自信,当年在学校她也是小有名气的系花,身边的男朋友也是学校公认的白马王子,平时自己走在学校回头率那是百分之百,其实在学校的时候张雅婷也有一身这样的装束,那是暑假里为了找份工作面试的时候买的,当时她穿着那件职业装回学校的时候,那回头率可是上升到了百分之二百,平均看到她的人每人回了两次头!不过那身衣服放学校了,没有拿回来,这才穿的老姐的。所以,张雅婷对那个男医生的表情一点也不奇怪,她带着自信的坐在一张椅子上等着李主任上班。

男医生看到张雅婷挺着饱满的胸脯坐在椅子上,那两条漂亮的黑丝大腿紧紧地闭合微微倾在一旁,那气质比空姐都不逊色。男医生看了足足有一分锺这才缓过神来,脸色微微一红,赶紧正襟危坐的注视着自己眼前的病例本,不过那眼角是不是的擡起偷偷地扫几眼张雅婷的大腿。

十几分锺后,男医生终于不再纠结,因为牙科的同事们都陆续的到了,他也可以下班了,临走时他还恋恋不舍的狠狠地瞪了一眼张雅婷的丝袜美腿,咽了口吐沫后匆匆离开了。

牙科的医生们有男有女,今天上班的有五个人,从三十岁到四十多岁不等,大家看到张雅婷的装束后都不同的反应,两个女医生的眼里满是羡慕,而那三个男医生如同刚才值班的男医生一样,都偷偷的瞟向张雅婷的大腿。张雅婷见怪不怪,她很有礼貌的和各位同事打着招呼,几句寒暄后大家开始忙自己的工作。张雅婷自己坐在椅子上无所事事,她也有些不自然了,还好,牙科主任李虎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几个医生都喊了声主任,李虎笑眯眯的示意大家继续工作,一点也没有主任的架子。这样张雅婷对李虎的印象好了很多。

「主任,您来了!」张雅婷站起身来向李虎打着招呼。

李虎仍然一副弥勒佛的样子,还没有说话脸上先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他亲切的说道:「小张,你来的挺早啊!」

张雅婷受到李虎的夸奖也很高兴,她面露微笑的说:「哪有,哪有,我也是刚来!」

李虎笑眯眯的点了点头,然后她把张雅婷向大家介绍了一番后领着张雅婷来到了更衣室。

李虎拿出一件白色的医用大褂交给张雅婷说:「小张,你去隔壁的女更衣室换上这件白大褂,以后你就跟着我实习吧,有什麽不懂的你就问啊!」

张雅婷感激的说:「谢谢主任。」

李虎笑眯眯的拍了怕她的肩膀示意她去隔壁换衣服。

其实牙科以前也来过不少实习生,李虎可没有亲自带过,一般都是交给一个医生带着,实习结束他只是负责在实习证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罢了。这次李虎心血来潮居然自己要带实习医生,一方面张雅丽给他打过招呼,同在一个医院工作,李虎多少要给同事个面子,另一方面,李虎看起来是个面容和蔼的老头,其实内地里他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色狼,都五十岁的人了还性慾高昂,经常在业余时间找找小姐,虽说在医院里他不敢过多放肆,但是借着治疗的名义吃吃女病人的豆腐什麽的他倒是经常乾。

这次他看到张雅婷这个美丽的尤物,虽说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内心里可是垂涎不止,特别是张雅婷今天这一身职业装,李主任恨不得捧起张雅婷的丝滑美腿亲个不停,不过李主任毕竟是有克制力的,他可不想丢了自己的饭碗,想想张雅婷要实习两个月,自己又是牙科的主任,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的豆腐是没跑了,自己吃定了。

不一会的功夫,张雅婷从女更衣室出来了,李虎眼前一亮。这件白色的医用大褂套在张雅婷一米六八的身体上稍微小了点,张雅婷的整个身体都被白褂绷出了曲线,张雅婷迈开脚步,白大褂的下摆便会打开,露出她那性感的丝袜美腿,显得更加诱人。

李主任回了回神笑眯眯的了句意味深长的话:「嗯,不错,不错!」

张雅婷并不明白李主任话语的意思,还以为自己穿上这件白大褂更像个医生呢,她自信而且自豪的停了停胸膛,李主任差点鼻血横流,赶紧领着张雅婷来到工作室。

工作室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并排摆着四张小单人床似的升降椅,就在李主任给张雅婷介绍工作环境的时候,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个患者,几个同事也都放下自己手头的病例本忙碌了起来。这时候,一个三十多岁的少妇走了进来,这个女人长得一般,圆圆的大脸,眼睛咪咪着,不过打扮的却很时髦,她一进门就看到了李虎张嘴喊道:「李主任在啊,现在不忙吧?昨天我可是预约了的。」李虎笑眯眯的点点头,打开一旁的一个小门对那少妇说:「进来吧。」然后又示意张雅婷说:「小张,你也来!」

少妇和张雅婷跟李虎走进一个小屋,这个小屋是李主任工作的地方,屋子还算宽敞,屋角有一个小办公桌,旁边放着一个盛药品的立柜,中间是一个升降椅。李虎让少妇躺在椅子上,询问了一下病情,原来少妇的一颗牙齿不定期的阵痛,李虎经过观察很快做出了判断,是上火导致的牙龈发炎,少妇要求李虎把她牙齿的神经线烧断,李虎让张雅婷打下手,张雅婷很兴奋,理论上她可是很在行的,不过根本没有临床过,这可是她第一次实践。

「雅婷,先给病人注射麻醉药,药就在柜子里。」李虎吩咐道。

张雅婷打开立柜,只见里面琳琅满目的都是药品,她哪知道麻醉药放在哪里啊,她开始一层层的寻找。几分锺的过去了,还是没有找到,李虎正和病人交流病情,张雅婷也不好意思打断他们。第一次就出师不利,连个麻醉药都找不到,张雅婷心里有些压力。

李虎感觉好半天了张雅婷也没有动静,他回过头去,只见张雅婷,俯着身子,撅着屁股正紧张的找着麻醉药。张雅婷白大褂的下摆翘起,露出里面被短裙包裹着的浑圆的臀部,她的丝袜美腿微微弯曲,小腿绷着笔直,那是一幅难以描绘的曲线图。李虎觉得自己的阳具蠢蠢欲动,由于旁边有患者,李虎只是看了几眼变恋恋不舍的移回了目光。

终于,在立柜的底部,张雅婷找到了麻醉药,她麻利的打开麻醉药剂吸进了针管里。在李虎的指导下,张雅婷开始给患者注射麻醉药。少妇看着张雅婷手里的针管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张雅婷比她还要紧张,毕竟这是自己的第一次临床,况且主任就在一旁看着,自己要是弄砸了可怎麽办。

李虎一边嘱咐张雅婷放松,一边慢慢的贴到张雅婷的身后,手把手的指正张雅婷错误的手法。张雅婷更加紧张,浑然没有感觉到李虎的下身已经贴到了她的肥臀上。张雅婷用颤抖的手把针头扎到患者的嘴里,乘此时机李虎轻轻的用勃起的阳具顶了一下张雅婷的肥臀,张雅婷紧张的不行,哪里注意到李虎暧昧的动作,她开始缓缓的推动者注射器。

李虎看到张雅婷聚精会神的样子,大着胆子用阳具摩擦了几下张雅婷的臀瓣,李虎感觉到张雅婷的臀瓣柔软又富有弹性,远非那些劣等的小姐可比。此时张雅婷已经注射完麻醉药,李虎很敏捷的后退一步和她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嗯,不错,别紧张,慢慢来。」李虎鼓励着张雅婷说。

张雅婷很感激的看着李虎,浑然不知到刚才她已经被李虎揩了不少的油。接下来李虎还是让张雅婷亲自上阵,他则在后面有意无意的轻薄这张雅婷的臀瓣。

张雅婷慢慢的放松了下来,毕竟她也是科班出身的,等她有了信心这个小手术也就按部就班的做了下来。

快要结束的时候,张雅婷觉得自己的屁股后面一个东西在顶着自己,其实刚才张雅婷就已经感觉出来了,不过手术还没有结束,张雅婷也无心多想,现在张雅婷放松了心情,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的异样。

李虎还不知道张雅婷有所觉察,一边有一句每一句的知道着张雅婷一边据需用阳具摩擦着张雅婷的臀瓣,李虎的脸涨的通红,从龟头出传来的阵阵快感让他很是陶醉,特别是在有患者的情况下猥亵张雅婷,他的心里感觉更加刺激。张雅婷毕竟是有过性经验的人,她已经知道了李虎正在轻薄与她,她本想制止李虎的行动,但是一则李虎毕竟是主任这几个月自己还要跟着他实习,二则,有患者在,自己要是喊出来这该多丢人啊!张雅婷红着脸身子稍微向前动了动想要摆脱李虎的骚扰。李虎知道暴露了心里也是一惊,但他看到张雅婷并没有什麽异议居然色胆包天继续猥亵着张雅婷。

张雅婷皱了皱眉头,她感觉一个火热的东西正隔着衣服在自己的臀瓣间游动,那个东西就像一条毒蛇般寻找着那幽幽的洞口。张雅婷的心忽然跳了起来,自从自己的男朋友提前去了南方的一所医院实习,她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做爱了。张雅婷是一个性慾非常旺盛的女人,以前和自己的男友在外面租了房子,两人如胶似漆,像新婚的小两口似的,现在男朋友离开了她,她心里一直空蕩蕩的。李虎对她的猥亵让她忽然有一丝兴奋,一丝暖流从小腹划过,张雅婷的两条丝袜美腿有些颤抖,手里的工作也停止了,她的内心有一种极度的渴望,又有一丝偷情的兴奋。如果李虎扒开她的衣服将她就地解决了也许她也不会反抗。

这时升降椅上的少妇睁开了眼睛,她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那意思好像是问结束了吗?张雅婷一惊,赶紧匆匆的扫了尾。李虎也适时的后退一步。少妇离开后,张雅婷满脸通红,她有些不敢正视李虎的眼睛,李虎僞装的挺好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仿佛什麽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其实他的心里很高兴,他知道张雅婷既然没有过多的反抗,那麽他和张雅婷还有有进一步的发展。

张雅婷借故上厕所离开了工作室,李虎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说:「两个月的时间,我就不信摆不平你这小丫头!」

张雅婷来到厕所,她的心还在砰砰的乱跳,她忽然有些心虚的感觉。一个打扫厕所的女工好奇的看着她,张雅婷赶紧钻进了厕所的小间,脱下短裙和丝袜她发现自己的内裤上粘着不少淫液。想想刚才李虎对自己的轻薄,张雅婷感到自己的脸热的像发烧似的,她的心里又有了那种原始的渴望。

她将手指伸进自己潮湿的小穴,一股充实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她不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她的手缓缓抽插,那快感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泻而出,她张开小嘴呻吟了几声,却又怕有人听到只好努力压低着声音,这时听到脚步声响,张雅婷,遗憾的停住动作,拿出手纸擦了擦小穴,穿戴好衣服后,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了出来。

看到李虎笑眯眯的样子,张雅婷不知道如何面对,李虎毕竟老于世故,此后的几次临床李虎只是认真的指导着张雅婷,并没有什麽小动作,这样张雅婷悬着的心慢慢落了下去,她对李虎的尴尬也渐渐的消散了不少。

晚上下班,因为姐姐张雅丽临时要加班,所以张雅婷自己在外吃了点饭便匆匆回到了姐姐家。三年前张雅丽由于不能生育,丈夫经不起父母的压力把一张离婚申请书送到张雅丽面前,张雅丽苦笑着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她不想让丈夫左右为难,而丈夫也觉得对不起她,把这处房産留给了张雅丽。张雅婷放假的时候一般就住在姐姐张亚丽家,这次实习来也不例外。

张雅婷回到姐姐家不禁心乱如麻,想到李虎对她的轻薄她有些愤怒,不过那异样刺激的快感又让她的心有些悸动。

张雅婷喝了杯水,百无聊赖的走到姐姐张雅丽的房间打开电脑开始上网。她刚刚登录上QQ不久,一个头像闪了起来,这是张雅婷的男朋友高峰,他提前一段时间去了南方的一个医院实习,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雅婷,你在吗?」

「嗯,我在,阿峰,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还行吧,你怎麽样?」

「我也很好,今天是第一天去医院实习!」

「哦,那什麽……雅婷……那个……」高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雅婷有些奇怪高峰支支吾吾的样子,不过她马上意识到高峰有什麽话要对她说,虽说两人以前如胶似漆,可是高峰去了南方很长时间了业没跟她联系,她心里一直都不踏实,觉得高峰对她若即若离。

「有什麽事吗阿峰?」

「那个雅婷,我们分手吧!」

「为什麽?」虽说张雅婷有些心理準备,但是忽如其来的悲剧还是让她说出了女人最爱说的话!

「我以后要留在南方工作了,我家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女朋友,他对我很满意,最主要的是他的父亲是这家医院的院长……」

「……」

「对不起雅婷,你忘了我吧!」

当对方的QQ头像变成了灰色,张雅婷还在面无表情的看着屏幕发愣,她的脑海里间断的出现了以前上学时候和高峰一起幸福的情景,只可惜,那些昔日的美好就像是一堆草芥般在高峰无情的言语中消失的乾乾净净。张雅婷美丽的大眼睛里流出了两行热泪,但是张雅婷是个坚强的女孩,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张雅婷从沈思中醒了过来,她擦乾眼角淡淡的湿润苦笑了几下,高峰已经成为了过去时了,因为她知道,即便是高峰再优秀也不值得她去为他伤心了。

张雅婷蹬掉脚上的高跟鞋躺在床上,她一闭上眼睛,往事就像洪水般向她涌来,那些以前那麽美好的情景现在看来就像是猛兽般狰狞恐怖。她想尽快的睡去,睡着了就什麽都不会想了,就不会痛苦了。然而她辗转反侧了半天也无法入眠。张雅婷打开抽屉,拿出了两片安定,她知道姐姐张雅丽自从离婚后也经常失眠床头柜里有安眠的药物,就着一口冷水,张雅婷喝掉了安定,在迷迷糊糊中张雅婷渐渐睡着了。

就在张雅婷睡着后不久张雅丽回来,今天妇産科很忙,张雅丽这一加班就到了夜里十一点多,她是强忍的疲倦安顿完最后一个病号的。回到了家里,张雅丽舒舒服服的信了一个热水澡,光着身子回到房间。只见房间里的灯亮着,电脑的显示屏上,屏幕保护还在快乐的闪着漂亮的图画,自己的妹妹张雅婷穿着丝袜和衬衣躺在床上睡得正沈。张雅丽摇摇头,妹妹还跟小孩子似的,连衣服也不脱就睡着了。

张雅丽爱怜的给妹妹盖上了被子然后关掉了电脑和电灯,自己也钻了进去。好多年都不和妹妹在一个床上睡觉了,当年妹妹还小的时候,每天都嚷嚷着要和姐姐一起睡,后来妹妹渐渐懂事了,两人也就分开睡了。这麽多年过去了,张雅丽躺在妹妹身边感觉很是亲切好温馨。

睡梦中的张雅婷翻了个身,一只胳膊搭在了张雅丽的比脖子上,她的头紧紧地埋在张雅丽的胸前。张雅丽觉得有一丝异样在心里升起,自从和丈夫离了婚,张雅丽别人还没有过和这麽亲密的动作,虽说身边是自己的妹妹,电视张雅丽的心还是狠狠地跳了一下。

张雅婷的鼻子恰巧贴在张雅丽的乳头上,鼻孔呼吸的气流一下又一下轻轻的撩拨着张雅丽的乳头,张雅丽的身体渐渐有了反应,她的脸有些发烫,乳头硬了起来。张雅丽的心情很複杂,有一丝兴奋,一丝狂乱,一丝负罪感。她用手推了推张雅婷,谁知睡梦中的张雅婷却紧紧地用手搂住她的脖子,嘴里呓语般说着梦话,两片薄薄的嘴唇恰巧夹住了张雅丽硬起来的乳头。

张雅婷做了个奇怪的梦,她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孩提时代,妈妈把她抱在怀里,她含住妈妈的乳头吸吮着甘甜的乳汁……

张雅婷的一张一合如同小孩般吸吮着张雅丽的乳头,一阵快感从张雅丽的乳头传向全身。张雅丽身体发热,呼吸渐渐沈重。三年了,自己亢奋的雌性机能经常在深夜折磨着她,每当她晚上深深渴望性福的时候都是用手给自己高潮然后吃两片安定沈沈的睡去,如今自己的妹妹正用嘴吸吮着自己的乳头,那种乱伦的快感她可从未体会过。她将乳房向妹妹的嘴里送了送,颤抖的手摸向了自己的小穴。鲍鱼般的肥穴已经三年没别异性开采,她的手指驾轻就熟般深入那热辣的私处,张雅丽的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呻吟。这时候,张雅婷的嘴停止了吸吮,张雅丽心里有着一丝失落。她的另一只手颤巍巍的解开了张雅婷的衬衣和胸罩,张雅婷饱满的乳房如同小兔子般跳了出来,张雅丽的心砰砰的乱跳,她的手已经覆盖到妹妹的乳房上,虽然张雅婷的乳房没有自己的饱满,但是光滑富有弹性的肌肤比自己犹有过之。张雅丽的心情非常紧张,如同第一次和丈夫洞房时那激动急切的心情。

她的小穴里已经充分湿润,右手的中指欢快的进进出出。张雅丽伸出小巧的舌头,用舌尖飞快的撩拨着张雅婷的乳头,不一会张雅婷那小巧的乳头似乎变大了变硬了。忽然张雅婷嘴里哼了一声,张雅丽赶紧停止了动作,小穴中的手指飞快的抽了出来,黏黏的淫液蹭到了被子上她还浑然不知。张雅婷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醒来,张雅丽听着妹妹沈重的呼吸这才放下心来,右手的中指急切的插进了自己的小穴,小嘴也含住了张雅婷的乳头,兴奋的心情让她的一颗芳心似乎都碎了,右手中指继续用力,终于在一阵舒服的呻吟中,张雅婷双腿紧夹着手指达到了高潮……

第二天,张雅婷早上八点多了才蒙蒙的醒来,她拍拍自己略微疼痛的脑袋一看墙壁上的时锺这才慌乱了起来,看来今天要迟到了。她推醒旁边熟睡的姐姐,姐妹两人这才匆匆的洗漱饭了没吃就打的去医院了。期间张雅丽偷偷观察妹妹发现妹妹并没有什麽异常这才放下心来。

张雅婷来到科室已经上午九点中了,患者们来了不少,还有几个人在旁边等候。张雅婷在李虎的个人工作室里找到了他,赶紧解释了自己迟到的原因。李虎早上发现张雅婷没有来,心中也有一丝慌乱,她也怕自己昨天对张雅婷轻薄的事情弄的满城风雨,还好张雅婷来了,看表情应该没事,李虎这才放下心来。张雅婷以为李虎会批评自己几句,毕竟实习第二天就迟到不是什麽好事。可惜出乎意料的是李虎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并嘱咐张雅婷说如果有事情可已先给自己打个电话,请个假也没关系。这样张雅婷非常感激,本来昨天失恋自己就很委屈了,今天迟到了李主任很没有给自己什麽脸色,这让张雅婷对李虎有了不少的好感。

这几天工作的时候张雅婷总是有些魂不守舍的,有好几次给病人治疗的时候都差点出了医疗事故,若不是李虎及时的提醒,张雅婷都不敢想象自己的实习还能不能正常的进行下去。李虎也找张雅婷谈过几次话,张雅婷毕竟有些心事,李虎稍微用了些手段就套出了张雅婷失恋的事情。李虎如同慈父般安慰着张雅婷,而且还要给她放几天假让她散散心,调整好了心态再来上班。张雅婷由是感激不过还是每天坚持着上班下班。李虎看的出,张雅婷的心情渐渐好转,对自己的态度又是感激又是亲切,自己偶尔轻薄与她的时候,张雅婷应经见怪不怪的顺从了。张雅丽这几天也看出妹妹有心事,休息的时候姐妹俩人促膝长谈,张雅婷当然不会瞒着姐姐,把她和高峰分手事情告诉了姐姐。张雅丽本来想安慰妹妹几句让妹妹宽心,不过想到自己离婚的悲惨经曆却先哭了起来,姐妹两人抱头痛哭,哭完后心情也都舒畅了很多。

一转眼,张雅婷在医院实习了十几天了,在李虎的帮助下她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李虎经常夸奖她,说等她毕业可以来医院上班,他负责帮张雅婷找关系。短短十几天,张雅婷对李虎的好感已经上升到了顶点,当然李虎有时候还是会揩她油的,但是张雅婷已经习惯与此,比起李虎对她的恩惠,这点小事又算什麽后来她渐渐习惯了李虎对她的轻薄,那种刺激让她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自从张雅丽和妹妹张雅婷一起睡在一张床上后,张雅丽渐渐喜欢上了妹妹的身体,在抚摸着妹妹的乳房手淫的时候,张雅丽的快感非常的强烈。这几天几乎每天晚上张雅丽都会让妹妹喝一杯加入安定药的果汁,在妹妹睡着后便抚摸着妹妹的身体开始手淫。张雅丽已经不局限于抚摸妹妹的乳房,妹妹的小穴也被她小巧的舌头亲吻过。

张雅婷这几天也觉的有点不对劲,晚上和了姐姐给她的果汁后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床经常感到头有些痛。这天晚上,她偷偷的将张雅丽给她的果汁倒掉了,然后躺在床上装睡。

就在张雅婷即将睡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雅婷,雅婷……」这是姐姐张雅丽的声音,张雅婷故意不说话。

张雅丽见妹妹张雅婷没有反应,大胆的打开了电灯,只见妹妹张雅婷只穿着一件小巧的白色内裤